首页“顺达注册”首页

首页﹨腾耀2注册﹨首页
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1-01-12 04:43    文字:【 】【 】【
摘要:顺达招商主管QQ496525 前段时间,这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昭苏县副县长,凭着身披红斗篷、头戴白绒帽在雪地策马的短视频冲上热搜,抖音账号贺县长说昭苏的粉丝量从

  顺达招商主管QQ496525前段时间,这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昭苏县副县长,凭着身披红斗篷、头戴白绒帽在雪地策马的短视频冲上热搜,抖音账号“贺县长说昭苏”的粉丝量从50多万猛增至百万。

  自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的丁真在网上意外爆红后,“为家乡代言”的基层“网红”们开始得到更多关注,其中就包括各县级领导干部。在直播和短视频里,县长们或是一展厨艺推介家乡美食,或是穿上汉服游览家乡美景,目前,诸如“向县长说古丈”“唐县长爱太湖”等活跃账号的粉丝量已有几万到几十万不等。

  “丁真现象”让人们有理由相信,流量会为地方发展带来一定改变。但当热度倏忽散去,县域又该如何沉淀流量,实现可持续发展?

  和丁真一样,贺娇龙觉得自己“红”得很突然。她告诉《中国报道》记者,这次视频展现的雪原万马奔腾与玉湖一样,是昭苏县主打的冬季旅游产品,而这一场景最初也不是为她而筹备。

  “当时抖音平台的两位大V到新疆来。我知道她们骑马很专业,而且每个人都有百万左右粉丝,影响力是很大的,就想把她们请到昭苏,为县里的马背旅游做做宣传。”贺娇龙说,因为自己会骑马,也一同被叫去拍摄,最终花了两个小时拍摄完成了雪地策马的视频。

  没有团队,也没有策划。事实上,贺娇龙拍摄短视频的目的非常简单——为了宣传家乡旅游,也为了给家乡农产品销售的直播引流。

  2020年5月,在州党委、政府的统筹和支持下,贺娇龙代表昭苏县委开通了“贺县长说昭苏”的账号,进行公益助农。宣传县里优质的、能带动发展的农产品,同时也进行贫困帮扶。“这次发视频的时候我就想,浏览量突破50万——当时粉丝量就是这些——已经很不错了,没想到一下子过亿了。”贺娇龙说。

  谁都无法预测流量下一次会落在哪里,但贺娇龙和丁真的出现确实让县城看到了发展的可能性。如果没法把偶然性攥在手里,是否可以通过营销,人为制造“网红”?

  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、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马亮看来,如此“造星”是不可取的。“复制丁真走红的可能性会有,但是不大。每个县都要坚持一县一品,真正凸显有别于其他县的地方特色和亮点,才能走出一条有可持续性和生命力的直播经济之路。”

  贺娇龙也给出了答案——经县里商讨,她减少了日常直播频次,计划到热度回归正常后再恢复。原本抖音还策划了贺娇龙与丁真的连线,她也拒绝了。

  “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和清晰。”贺娇龙说,“我只是个公职人员,成为网红不是我们的目标,我们更希望让大家多了解昭苏的美景和农产品,一方面是要精准宣传,另外一方面也要把握好宣传的度,必须求真务实,拒绝娱乐化和假大空。”

  △ 2020年12月23日,文化和旅游部资源开发司负责人单钢新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一些网红对当地旅游资源推广起到了积极的作用,同时也需要加强合理引导。

  贺娇龙觉得这体现在长期坚持,“我们用了近8个月的时间积累了50多万的粉丝,如果没有这些基础,可能很难有这样的效果。”除此之外,她也认为视频火爆,一方面是给观众带来了明显的视觉冲击,“新疆是个好地方,我播外景,能让大家看看新疆的景色”;另一方面,是与大众固有印象里的公职人员形象有反差,“人们认为我是最不像官员的县长,是老百姓的县长,代表着千千万万的公职人员——特别是驻守在祖国边疆、少数民族地区干部的务实、创新和温度”。

 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县域经济项目组组长吕风勇也认为,虽说走红是偶然,但丁真和县长们吸引热度也是有前提的——能够和当地的社会经济特征联系起来,透过他们,大众可以探视其背后的生态或产品,即“当地必须具备有吸引力的要素、有实在的东西。”吕风勇表示,如果没有特色,很难借此改变什么,“一般县域也很难达到像故宫、长城一样的历史文化符号的高度。即便是走红了,也要有东西让流量慢慢延续下去,转化为自身流量,慢慢树立起当地的品牌形象”。

  马亮也认为,虽然先做流量还是先做内功并不矛盾,但“内功”应该是流量的根基,也是流量可以延续的根本。“县域经济要想发展,还需要真正做好内功,凸显可以吸引网友的独特魅力,而不是跟风模仿。在流量时代,县城应该高度重视如何推动流量变现,毕竟酒香还怕巷子深。在这方面,起用和延揽一些有潜力的领导干部,为他们提供更加宽松包容的环境来带动县域经济发展,可能是非常重要的。”

  对于诸如理塘和昭苏这些已经火起来的县城,吕峰勇认为它们应当抓住时机、巩固品牌特色。“现在人们旅游的时间多了,会希望找个不一样的地方去看看,也符合大众追求自然的心态。客流量陡然上升再减弱是正常的,如果发展得好,还会再慢慢上升。在这期间,县域可以想办法让游客喜欢上这里——不在于看美景,而在于体验,进而固定部分客流。”

  贺娇龙告诉《中国报道》记者,视频走红之后游客量猛增,县政府便召开专题会议做出安排部署,让游客能有更好的体验;下一步更着力打造公共品牌,做深层次的研究部署和品牌规划,包括旅游资源的开发应用、旅游产品的改造等,但问题是人手不足、人才少。

  除此之外,基层“网红”带来的流量也并不受所有人的欢迎,除了受到来自网络的攻击,还会遭受内部人员的不理解,甚至被看作是“标签”干部。

  对此,马亮认为,县长直播带货应该不会是一瞬之间的事,会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进一步发展。这同视频时代的来临有关,也同地方政府从脱贫攻坚走向乡村振兴的战略转型有关。地方领导干部应该包容“网红”县长这种新现象,鼓励有能力的领导干部走进直播间,通过政府流量带动销售、就业和增收,实质性推动地方发展。

  在马亮看来,每个县城都要真正反躬自省,不能守着富矿穷当家。“一方面,要走出去,真正去看看其他县城怎么走红和发展起来的,取真经并得真传,并在本地加以应用,切忌不能照抄照搬,而是经过学习后的再出发;另一方面,要善用外脑,通过挂职锻炼、人才引进等方式,吸引县城外的人集思广益,为县域经济发展献计献策。”吕风勇则表示,在中央层面,也应当对滞后县域加以扶持。“虽然可能见效慢、失败率高,但从长远角度考虑,这种雪中送碳是必要的。”

相关推荐
底部信息
Copyright(C)2009-2019 首页“顺达注册”首页 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
客服QQ